人妻.中文字幕无码

  • <button id="kkvgp"></button>
    <tbody id="kkvgp"></tbody>
  • <button id="kkvgp"><acronym id="kkvgp"></acronym></button>
  • <em id="kkvgp"><acronym id="kkvgp"><menuitem id="kkvgp"></menuitem></acronym></em>

      適合自己的 ● 才是最好的 新聞動態,洞悉互聯網前沿資訊,探尋網站營銷規律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干貨分享
      互聯網職場人負重前行的一年
      日期:2020-01-19 10:00:07 來源:合肥良馬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官網:http://www.popandsizzle.com/ 閱讀:182次
      與簡單言辭一同裹挾我們前進的還有表情包,它已經成為視頻文本之外的另一個主流文本——表情包文本是新一代職場人的必備交流技能。這帶來了歡樂,也帶了新的誤讀。

      微信出新表情了,吃瓜、狗頭、加油......10個表情闖進人們的生活圈,喜歡的聲音大過討厭。讓人們把內心的想法用表情直接表達出來,微信做到了這點,表情包正在成為碎片時代的新文本,它代表的輕文化正在出圈。

      2019年,人們經歷了人設崩塌、大廠裁員、新直播浪潮和流量大浪淘沙的歷練。這是一個“出圈”之年,我們可以這么理解“出圈”——從原來的圈子里被踢出去了的“降級圈”,從原來圈子跨入其他圈子的“升級”圈。

      對無數互聯網職場人來說,2019年的底色是悲涼的,一個表情包引起的職場批評,一句苦話代言了一個群體的情緒;但它也是出彩的,直播帶貨讓革新整個供貨關系鏈,《野狼disco》上升到世俗哲學。

      我們來看一看這跌宕起伏的互聯網職場一年。

      不同圈層的人對同一個詞的理解各不相同
      6月10日,湖南長沙一員工回復“OK”手勢被領導反問,“收到回復收到,這點規矩都不懂嗎?”隨后,領導在群里和這位員工說,“一會兒自己去找人事辦理離職手續?!?月14日,該員工回復“時間新聞”采訪時稱,離職手續正在走流程。

      “我工作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這種傻X情況,我也算脾氣好的了,不然當時真的就動手了,你是不知道他那個囂張的態度?!边@位“OK”員工義憤填膺。很多同事也為他打抱不平,覺得領導的做法太過分。事后,公司作出新規,如有通知發出,全員回復“Roger”以示“收到”。

      除了“OK”手勢,更為啼笑皆非的事情還在繼續發生。

      老板問:“明天什么行程安排?”

      員工回答:“明天去市場?!?/span>

      “你都安排好了吧?”

      “嗯?!?/span>

      嗯?嗯。

      就是因為“嗯”,員工“被教育”了。

      “你要么回復‘好的’,要么回復‘嗯嗯’,和領導或者客戶都不要回復‘嗯’,這個是基本的微信禮儀,我講過的。有可能一個細節就會損失一張訂單或者一個客戶,明白嗎?”

      員工看完后,挺委屈的,感覺得不到尊重,不能理解,準備走人。

      這段對話上傳到微博后,有人覺得這個人受委屈了,也有人覺得老板說的沒錯,這樣的話是教誨,使人進步。

      簡單言辭原本的單一意義正在被解構,不同圈層的人對同一個詞的理解各不相同,“哈哈”太敷衍,“嗯”太高傲,“哈哈哈哈哈哈哈”總比“哈哈”強,“椰絲!”總比好的更溫和。

      以前我們在簡單中尋找確定,認定那種確定能促進我們的交流與溝通,但現在確定下來的簡單定義,卻成了阻礙我們溝通的絆腳石。我們以為以前留存下來的詞匯已經夠用了,直到今天才發現,我們依舊需要新語言去撫慰不同的職場權利關系。

      與簡單言辭一同裹挾我們前進的還有表情包,它已經成為視頻文本之外的另一個主流文本——表情包文本是新一代職場人的必備交流技能。這帶來了歡樂,也帶了新的誤讀。

      張鵬在重慶一家裝飾公司工作。11月,他接待了一位女顧客陳某,雙方的前期溝通很順暢,彼此加了微信。加完微信,他也一一回復顧客的疑惑。沒過多久,他卻收到了一則來自陳某的投訴。

      張鵬十分疑惑,回想整個過程,自己并沒有和對方發生過爭執或者引起什么矛盾。他發信息給對方,誰知道,自己被拉黑了。打電話問了才明白,原來是自己每次回復信息時,都在后面加一個微笑的表情。

      “都市熱報”聯系上陳某,她道出了原因,“現在大家都知道這個表情挺內涵的,表達不滿又不想撕破臉的時候就會用這個表情?!?/span>

      張鵬原本不是這個意思,但社會意識已經賦予了微笑表情這層意義。這對他來說,是意外,也是無奈。

      現代人的交際禮儀在表情符號時代中裂變,衍生出更多能表達人們情緒的新詞匯來,它們可能沒有事實價值,但當大家在一起笑著說“我太南了”的時候,我們已經身處其中難以跳脫了。

      2019年底,“我太南了”登陸各大年度關鍵詞盤點榜單;這一年,互聯網職場人情緒跌宕起伏,在調侃自黑中釋放內心壓力。

      互聯網職場人負重前行的一年 工作 IT公司 互聯網 好文分享 第1張

      這句話原本出自于快手一個土味視頻博主Giao哥之口。視頻配上一段憂傷的音樂,Giao哥眉頭緊鎖,眼神空洞,一邊說著“我太難了,老鐵,最近壓力很大”,一邊欲哭無淚地用雙手緊緊扶住額頭。

      視頻在各大網絡平臺風靡開來,為了有趣和好玩,人們將“難”替換成“南”,以隱喻2019年發生的各種與“南”相關的事情,可能是明星的名字,也可能是職場遭遇,還可能是王興在2018年結束時用一個段子所說的,2019年或許是過去十年中最壞的一年,但可能是未來十年最好的一年。

      一句簡單的話,穿透狹小文化圈,引起大眾圈層共鳴。

      難以掩蓋互聯網在2019年的悲情底色
      從小到大延伸的邏輯在流量領域也有案例。

      私域流量是2019年最熱的流量詞匯。這個原本由微商獨占一隅的邊陲詞匯,登堂入室,成為諸多主流營銷人的PPT演講主題,割韭菜的新利器。

      2019年,沒錢,也沒想象力,要是真把營銷人逼到絕路,他們連KOC造出來了,但KOC擁躉篤信的魔力只囂張了幾日,就在熱點浪潮中銷聲匿跡。

      流量見頂了,增長折腰了。

      QuestMobile數據顯示,國內移動社交互聯網在社交、視頻,電商、理財、出行等幾個領域的總體用戶、市場已經到達頂峰,截至2019年10月底,活躍用戶僅增長了200萬,人均單日時長僅增加了18分鐘;2018年底,移動互聯網活躍用戶規模達到11.3億,網民增長近4600萬,比2017年低了1800萬。

      互聯網職場人負重前行的一年 工作 IT公司 互聯網 好文分享 第2張

      圖片來自《QuestMobile 2019中國移動互聯網秋季大報告》

      危機總是周期性出現,而每一次危機的出口都在農村,但是在這一輪危機里,由一二線城市互聯網公司發起的降維打擊,很早就開始了,下沉市場大部分都被占領。QuestMobile的報告總結說,精細化運營已經是必須的:硬件入口貼近用戶、短視頻類內容、平臺品牌背書、熟人關系鏈,成為四大法寶。

      調查發現,很多下沉市場創業者早已放棄開發獨立App,乘微信小程序生態的社交東風,構建一個被大環境所迫的自下而上的商業變革,已成為常態。

      不然,真沒更好的辦法了,大家只好涌入巨頭圈子里盤活存量。

      在這輪下沉淘金潮中,前幾年各種互聯網基礎設施功能被放大。支付系統在技術更迭中被最低門檻化處理,物流系統也在高速演進的交通中提速,直播和小程序改變了物與人最傳統的空間關系。

      關于微信小程序的最新消息是,2019年小程序日活躍用戶超過3億,累計創造8000億交易額,同比增長160%。它正處于新一輪出圈大爆發的前夜。

      快手和抖音在這個寒冬里居然成了無數影視演員的“救命稻草”,他們在兩個平臺上開賬號,演段子,分享自己的生活。前幾年人們還在驚嘆和譏諷明星高處不勝寒、放不下身段,如今,下沉反而成了明星圈子里的潮流。他們身后,是崛起的900億直播市場和關停的1884家影視公司,在抖音和快手里,他們反而玩兒得熱火朝天。

      但這樣的例子,難以掩蓋互聯網在2019年的悲情底色。

      這種熱火朝天的場面沒能在大公司的數據中呈現。百度股價從年初至今持續下跌,寒意從北至南,微博觸達了上市以來的最低收入增長值,騰訊的季度增速放緩,只有阿里的股價還在升高,快手的數據在提升,字節跳動在擴張。

      曾經意氣風發的創業者們紛紛倒下,錘子科技賣身、ofo搬家、暴風影音猝死、幣圈紅包達人被封號……最后的創業名利場一地雞毛,內容形式沒有創新,社交賽道處于停滯狀態,渠道格局已固定,商業模式無新意。

      裁員潮還在繼續,被踢出圈子的人一敗涂地,人們看著各種年度感動視頻時,笑著落淚,找個沒人的地方悶聲大喊“奧利給”。

      可當恐懼真的侵襲之時,每一片雪花都害怕陽光。

      “來,拉個群!”
      2019年,脈脈站內用戶提到最多的一個詞是加班。

      這一年,前有程序員在GitHub上發起“996.ICU”項目,后有馬云在內部活動上激情演說“有班可加是福報”。

      即便996制度被抨擊,人們還在大廠生活和工作。不過,“福報”失去了它原有的含義,倒是成為職場人笑而不語的潛規則。

      也是在這年,裁員有了新花樣,華為前員工被羈押251天,網易前員工被保安趕出公司,神州優車當面宣讀單方面裁員決定,在勢力對立且單薄的語境下,人們無奈自己身世浮萍惹塵埃。

      脈脈大數據顯示,在2019年優化大軍的中,運營崗位首當其沖,占據了離職率最高崗位前三位。

      這個崗位在公司內部很尷尬,它既不處于公司最接近市場的掙錢端口,也不位于公司最底層的技術花錢位置。身處兩者中間,公司發展好時,運營是掙錢崗位的緩沖帶,是技術崗的對接人,如今,他們什么都不是。

      在人人自危之時,唯有公司老板顯得鎮定自若。在離職率最低的崗位TOP3的數據結果中,老板們的崗位占據兩席。

      互聯網職場人負重前行的一年 工作 IT公司 互聯網 好文分享 第3張

      這結果既黑色幽默又合情合理:老板不能優化老板,老板自成一圈。

      當職場人工作的時間不斷延長,被公司圈養起來的年輕人們,該如何面對和料理自己的朋友,生活,愛情和未來。

      對年輕的職場人來說,他們身處的環境變化太快了,很多時候都是壓縮式前進,自己像一塊壓縮紙巾,每當吸水時,才會釋放和舒展。

      他們被環境推著長大,愈加意識到,當一個人向前奔跑時,才是一個正常狀態;一旦當一個人停滯了,斷檔了,跟不上節奏了,沉沒成本會讓他們覺得很吃虧。有人抱團取暖,有人特立獨行,可真到制定學習計劃時,他們卻又迷茫了,“我學習這個到底是為什么呢?”

      越來越多的人愿意把時間放到抖音、快手、知乎、豆瓣和微博上,在那里尋找自己獨特的隱秘癖好,那些癖好聚少成多,反而成了一個不容忽視的線上部落。

      不過,微信不適合承載這種興趣,它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工作中蔓延出來的畏懼感。

      說來也有意思,拉群成了互聯網職場人微信里的常規操作,陌生人介紹,拉個群;開會聊項目,拉個群;有時候連同事吃飯,也要拉個群。拉群在職場里當然是一個提升協作的有效方式,但也成了微信里的廢棄場。

      動輒上百群,上千條未讀,花費很長時間意義看過去,跟自己相關的一條沒有。拉群已有取代“開會”的趨勢,成為躲不過繞不開的一件“煩心事”。

      越來越多的職場人發現,聊天群越來越多,有用的信息卻越來越少,入了群,也就入了圈。你一言他一語,少說,小心視為高傲;多語,小心認作話癆,一不小心就“出圈”了。

      “為什么拉我進群”“這是什么群” “我要負責什么”,隱隱成為“我是誰,我在哪,我要做什么?”職場進階版。

      債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癢,群多了不看。未讀999+又如何?下次開會,依然還是那一句:“來,拉個群!”

      互聯網職場人生活在不確定的圈里,壓抑著欲望,釋放著欲望,用僅有的資本,打造精致的圈。各種的不安與掙扎,借網紅之口道出一句“我太南了”,既是調侃,也是打氣。

      在抖音,2019年我們抱怨了430萬句“太難了”,也喊了3791萬遍“加油”,生活很難,敢于自嘲太“南”的年輕人們,肯定留有樂觀向上的勇氣和動力。

      暈眩是人生的本質
      年底,許知遠去了一趟薇婭的直播間賣日歷,一段奇妙的化學反應瞬間被激活。

      許知遠穿著一貫的黑色西服、被色襯衣、淺藍色牛仔褲,一頭長發,帶著些許羞澀、不安和局促坐在薇婭直播間的鏡頭前。

      “我該怎么辦呢?”許知遠不知所措。

      “我沒看出來誒,你居然恐懼直播。你是第一次做直播嗎?”薇婭的聲音高亢且自信,他們之前見過面。

      “對啊,我從來沒用過淘寶?!痹S知遠輕聲回復薇婭,以及直播間里的777萬粉絲。

      “你買東西沒用淘寶買過?你是從山里面來的嗎?”薇婭帶著半開玩笑的語氣問許知遠。

      “我同事會買?!?/span>

      互聯網職場人負重前行的一年 工作 IT公司 互聯網 好文分享 第4張

      2019年12月18日,作家許知遠在主播薇婭的直播間賣貨

      整個過程反差太大了,薇婭是淘寶直播的頂流主播,是2019年消費主義浪潮中的王者,許知遠是知名作家、主持人,是這個浮躁時代的精神反思符號。兩個看起來完全不會產生交集的個體,就這樣開始了近半小時的直播。

      許知遠在直播間里盡量讓自己克制下來,不過沒過一會兒,薇婭把日歷的購買鏈接上線到淘寶直播間時,立馬賣出6500份,許知遠與其他名人一樣,被這種超速的群體消費行為震撼到了,仰天小聲喊出一句“臥槽”。

      許知遠在年末時說,這背后是造就某種經濟奇跡的巨大動力,很少有國家和社會會像中國一樣,在如此單向的維度中投入如此巨大的熱情。

      他還說,人們在這個消費世界里,充分表達自己參與的熱情,獲得同伴的熱情,建立人際親密關系的熱情。

      薇婭在笑,許知遠也在笑,暈眩是人生的本質。兩個本不是一個圈層的人,被消費主義浪潮席卷到了一起。

      薇婭的身份因淘寶直播崛起而被賦予,在整個直播浪潮中又被其他意義疊加。淘寶直播成了2019年最令人艷羨的直播平臺之一,當初它的掌門人趙圓圓向世人陳述“商品即內容”的概念時,被三農和音樂視頻充斥著的人們一臉蒙圈,有人幡然醒悟,但電商直播賽道已人滿為患。

      淘寶直播的基地在杭州,這是一個生機勃勃的新一線城市,也是電商之都。在脈脈平臺上,杭州是2019年城市人才凈流入第二位的城市,也是唯一一個超越北京上海的非一線城市。雖然它是996的話題中心,但不妨礙職場人看好它,向往它。

      在杭州,短視頻文本的數字內容等級再次被提升,10月份,國家級短視頻基地落戶杭城。這釋放出一個信號:我們當下必須要關注短視頻態勢發展,它在未來會被更大范圍運用開來。

      短視頻是一個出口,它現在承擔的功能就像當初以微博為代表的圖文表達一樣,無數草根從中涌現,微博大V時代已經遠去,但快抖大V時代正生機盎然。

      新機會是什么?
      每當我們對上升通道保持悲觀態度時,總有一些人能給我們驚喜。

      李佳琦的直播間被口紅和明星占據,“噢買尬”從民間盛行到廟堂,明星在下沉,網紅在上升,似乎所有人都變得更開放了。

      老舅的《野狼disco》傳遍大江南北,上升到世俗社會哲學的語義里,一廂情愿的人們高呼“東北文藝復興”,誰都不曾想到,這個早早在《中國新說唱》里被淘汰的選手,竟成了2019年最大的選秀爆款人物。

      這真是跌宕起伏的一年。有人蒙圈,有人入圈,有人出圈。在脈脈職場盤點中,職場代際沖突、辦公室戀情、加班、遲到、職場友誼……仍是刻在人們記憶中的熱議話題。

      在職場之外,曾經的高光人物走下神壇,再無消息;明星轟然隕落的瞬間,我們悲情傷感;我們也見過《樂隊的夏天》帶來的火熱,程序員跨界玩的音樂意外成了大眾情緒宣泄的一個出口;當抖音的主動離職視頻潮盛行之后,被動離職真成了一種無法避免的選擇。

      人人都想成為“李佳琦”,人人都想成為“薇婭”,但職場人的出圈過程,是一個由內而外的過程,先有內向的積累,才有外向的爆發,內修職脈,外煉人脈。

      據脈脈方面觀察,2019年有一個“滿足感”的轉折點:溫暖經濟興起。

      治愈系漫畫,自然探索活動,還有田野風情,與世間百態的紀錄片,在2019年逐漸被職場人廣泛關注。不愿再陷入紛爭與焦慮中,越來越多的職場人,開始希望收獲更多溫暖的力量。

      這確實是情緒低落的一年,但我們仍然可以看見萬丈光芒。有超過1900萬人在快手獲得收入,其中,逾500萬人來自國家級貧困縣區;天貓雙十一2684億收官,國內消費潛力繼續爆發;全國電影總票房642.66億元,全年票房前10名影片中,國產影片占8部,好電影不會被放過。

      很多原本不在主流視野范圍的短視頻創作者正在構建一個新職場,他們是那個場域里的新職場人,也是這個時代新的逆襲者。

      在960萬平方公里的廣袤大地上,驅使人才流動的因素,正在變得多元,有些人從城市返回農村,有些人在農村自發生長,他們通過短視頻和直播突破圈層壁壘,為自己創造了新戰場。

      參差多態乃幸福之源,對于工作和人生意義的追問不會停止。機遇猶在,夢想也還在,“我們遇到什么困難,也不要怕,微笑著面對他,消除恐懼的最好辦法就是面對恐懼,堅持,才是勝利,加油?!?/span>

      作者/公眾號:娛刺兒

      本文標題:互聯網職場人負重前行的一年
      本文網址:http://www.popandsizzle.com/news/745.html
      原創作者:合肥良馬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處,并以鏈接形式注明。
      聲明:本頁內容由合肥良馬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通過網絡收集編輯和原創所得,所有資料僅供用戶參考;本站不擁有所有權,也不承認相關法律責任。如您認為本網頁中有涉嫌抄寫的內容,請及時與我們聯系進行舉報,并提供相關證據,工作人員會在5個工作日內聯系您,一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如果您對SEO優化核心技術文章感興趣,請點擊查看網絡推廣網站制作的相關文章,請關注良馬科技官網(www.popandsizzle.com)

      人妻.中文字幕无码
    1. <button id="kkvgp"></button>
      <tbody id="kkvgp"></tbody>
    2. <button id="kkvgp"><acronym id="kkvgp"></acronym></button>
    3. <em id="kkvgp"><acronym id="kkvgp"><menuitem id="kkvgp"></menuitem></acronym></em>